可爱不及格

他该有最灿烂日出,拥你于深谷。

匆匆那年[zzt视角]

半夜突然更文没人理系列
我终于搞出来了
拍爪!

👇👇👇👇👇👇👇👇

加州的Carmel-by-the-Sea今天的天很蓝。

像是被水稀释了一样,清清淡淡的好看

朱正廷想着今天没别的事了反正也是来这里取景拍MV顺便旅游,就想去咖啡馆里坐坐,反正身处异国他乡也不用太顾忌被粉丝发现后在大街上追着跑。

他这么想着,径直拐了个弯,向着对面一家装修风格极好看的咖啡屋走去。

原木制的四壁,桌椅,甚至连地板也是全木的,店内的灯光是有些温暖昏暗的橙黄。除了悠扬温柔的音乐,这个不大的空间里仅有些轻微的脚步声,谈话声,瓷器的碰撞声和纸页的翻动声。

"Can I help you ?"

前台的金发小姐挂着职业的微笑,对着朱正廷稍欠了欠身。

" Americano,thank you."

朱正廷也弯了弯嘴角,这几年来总在国外奔波,曾经讲几句短语也磕磕绊绊,现在到说的流利了。

"OK."

金发小姐点了点头,转过身去。

朱正廷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找到一个周围没多少人的地方坐下。

咖啡很快上来了,朱正廷举起瓷杯抿了一小口,苦涩又香醇的浓郁味道就在舌尖蔓延。

咖啡厅里播放的轻音乐结束了,朱正廷没想到下一首歌竟然是中文的。

不仅是中文的,还是他的歌。

朱正廷听着悠扬的前奏过后自己当时还有些青涩的声线,勾了勾嘴角。

他已经不大记得自己唱这首《匆匆那年》是在什么时候以前了,只是这首歌勾起了朱正廷对在那之前的回忆,而那段回忆里放眼望去全是黄明昊的身影。

‘匆匆那年我们见过太少世面只爱看同一张脸’

这句话是不正确了。之前对他们而言不正确

朱正廷想

遇见黄明昊时确实正值年少,但直至分开,他们缠缠绵绵多少年,早已丰满了羽翼融入这鱼龙混杂的社会。他们见过太多人了,好看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可不论那些脸孔再怎么精致,是比不上他们眼中的对方了。就算是现在分开了好几年,他朱正廷是没有再遇见过让他动心的人,恐怕这辈子也不会了。

哪怕他们之间已经不存在什么爱情。

‘那么莫名其妙那么讨人欢喜闹起来又太讨厌’

在一起时,他们年少时是有多单纯啊。

朱正廷想起那些甜蜜而现在回想起来又无比酸涩的细节。

莫名其妙的对视,错开视线后莫名其妙红着耳尖的告白,莫名其妙心里涌进的温暖和甜蜜。

相拥时那人细碎的发梢,紧紧交叠的手臂;入眠时仍十指相扣的双手,将自己挤进他怀中的隐约暧昧;好友面前羞涩的笑和红透的脸颊,这一切都是无比讨人喜欢的。

沙发上争抢游戏手柄时大喊大叫,喉咙发炎时想吃零食却被制止时自己嘟着嘴闹脾气,将自己咬过的冰激凌递到他面前,待到他张嘴想吃时又迅速收回来时得逞的笑,结果那人忽然将身体靠过来贴着自己面颊咬下一口,自己回过神后红透着脸软软的说那人“你怎么那么讨厌啊”。

从绵延甜蜜的回忆中猛然惊醒,朱正廷有些无神地看着手中的咖啡。

本只是轻轻扶着杯壁的手不自觉地用力,直到指尖泛白。

明明只是尘封着也没有丝毫爱情可言的陈旧的记忆,为什么又不自觉想起来了?

‘相爱那年活该 匆匆因为我们  不懂顽固的诺言     只是分手的前言’

精致瓷杯里的深色液体随着人手上微微地颤抖轻轻摇晃着

朱正廷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喝咖啡了,毕竟以前的他是最喜欢吃甜食的,所以理所当然的讨厌这样苦涩的东西。

银色的铁勺被人拿起,轻轻搅拌着杯中的咖啡。

啊,对了。

他好久没有再吃甜食了,也越来越喜欢像咖啡这样浓醇苦涩得流进人心里的东西。

人真的是会变的。

黄明昊怎么可能没有说过什么情话,什么诺言,他对自己的承诺多了去了。

那又怎样?那只是许许多多说出口的话而已。

脱口而出的话像是被风吹散的花瓣,脱离了花蕊就变得脆弱且没有主见,任风将它吹得狼狈,吹得遥远,吹进水中或肮脏的泥里,它也无法挣扎,或是说没有丝毫力气挣扎。

那誓言也是这样的。黄明昊他说出来了,就是说出来了,那些慷慨激昂的字词句段最终也还是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沉入那些千篇一律的记忆中,没有人还会将它从无数尘埃中捞起。

他朱正廷不求什么轰轰烈烈,什么缠缠绵绵,他只是想要一份细水长流的爱情,而恋爱对象是黄明昊而已。

可黄明昊给了他轰轰烈烈,给了他缠缠绵绵,却没给他细水长流,也没给他长相厮守。

他那时正值少年啊,是最冲动的时候,总是在做完了事情之后才考虑后果。

可当他以独立之名一声招呼也不打就跑去旅行,再一声不响的回来,留朱正廷一个人在这里担心,着急,辗转难眠,留他一个人在这里掉眼泪。

当朱正廷红着眼眶拖着已经疲惫到极致的身体打开房门,看见意气风发的那个少年时,他想

该让他快点长大了。

该让他自己承担后果了。

所以他才强忍着泪水不去看那少年无措的目光,与他背道而驰。

‘不怪那天太冷泪滴水成冰  春风也一样没吹进凝固的照片’

朱正廷还记得曾经冬日里两人裹着棉被相拥,自己缩成一小只缩进黄明昊怀里取暖,也记得入春时,两个人跑去日本,踩在洒满樱花花瓣的街道上,混入一片粉红中,举起拍立得纪念任何一刻美好。

但他现在已经习惯自己开着暖气到凌晨才入眠,也习惯了在匆忙奔波的同时有时间捡起一片春日的花瓣当书签。一切都没变,唯一不一样的只是没有了那一个人而已。

‘不怪每一个人没能完整爱一遍’

他是爱了一遍,可是注定不会是完整的。

年少轻狂,生涩初恋,注定美好,也注定分开。

‘是岁月善意落下 残缺的悬念’

留到最后,朱正廷离开的时候,他仍有很多是不清楚的。

他不清楚为什么命运要让他们走到一起,最后又残忍地将他们撕裂分开。

也不清楚为什么曾经爱的要死要活,总为对方笑出眼泪红了眼眶,现在却是回忆起来也只会有些不知所措而已。

那又怎样?他们已经分开了。

他所谓的那些不明白不清楚,已经跟着他们不堪的往事一起落入尘埃了。

乐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首外国民谣。

那位面带微笑的服务员又有过来结账,然后扭着纤细的腰肢离开。

经纪人的短信恰巧发过来,朱正廷看了一眼,站起身,去推开了咖啡馆的玻璃门。

——————————————
来自一个xxj文笔的青春疼痛文学,谢谢观赏。
扎斯汀视角

一个海报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