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不及格

他该有最灿烂日出,拥你于深谷。

匆匆那年

-BGM.匆匆那年
-贾正
-作家×歌手
只是听了一首歌脑洞突然上来系列
为自己拍爪👏👏👏
放弃长图,试一下放在这里嘻嘻
两个人的上帝视角是什么?不存在的
尽量快点搞出来正正这边的上帝视角OK
或许Bug很多很潦草但是我尽力了🙇

黄昏的晚霞是极好看的。一片橙红从天边涌出,描绘着云彩的轮廓一点点晕染开来。

黄明昊坐在书桌前,透过落地窗看着那只属于傍晚的美景,然后别开头,目光重新落在只写了文章开头的信纸上。

一时写不下去,就将钢笔盖了起来。

为什么不用电脑打字而还在手写呢?

黄明昊凝视着信纸的某一处空白,自己问自己。

脑子里突然又闪过那人的笑脸,就那一瞬间,黄明昊想起来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特别喜欢手写小说,觉得这样特别有意境嘿嘿……不过我是写不出什么文章啦,但是昊昊手写的话,会不会很累啊……”

因为朱正廷说过他喜欢手写,所以黄明昊便这样做了。

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

他都走了,自己也没什么留恋的了,为什么还会想起他来呢?

黄明昊这样想。

耳机里播放着下一首歌,前奏过后是黄明昊久违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清澈温柔的声音。

‘匆匆那年我们究竟说了几遍再见之后又拖延’

朱正廷的第一个作品就是翻唱了这首《匆匆那年》,因为是比较旧的作品所以被许多人忽视了。可是黄明昊还是找到了,毕竟他是自己的初恋,并且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人。

所以现在才会将他们的故事用文字记录下来写成书。

那人的歌声通过电流传进黄明昊耳中,像一杯温牛奶,单纯温柔且细腻。但又不一样,在朱正廷清澈的嗓音里,却含着略有些沙哑的悲哀,或者说是回忆着什么酸涩的记忆。

黄明昊听到歌词,突然又想起他们的故事,拿起钢笔在信纸上飞快地写下

[Austin和Justin从来没有说过再见,因为他们怕说过以后会一而再地不舍,再而三的拖延。]

黄明昊庆幸朱正廷没有公开Austin这个英文名,不然以他现在的人气,黄明昊怎么敢写下这些陈旧的故事。

‘可惜谁有没有爱过不是一场七情上面的雄辩’

[人的七情六欲是很复杂的,且Austin对于感情极其敏感。Justin与他比起来或许迟钝得多,却总是费尽心思想要将Austin的心勾住。]

‘匆匆那年我们一时匆忙撂下难以承受的诺言’

[Austin曾经牵着Justin的手走过日本的街道,然后坐在石板凳上靠着Justin,听Justin许下一个个美好的誓言。]

‘只有等别人兑现’

黄明昊动得飞快的笔尖顿了顿。

他想

那人会不会已经像以前靠在他身上一样陷进别人的怀里?

黄明昊心里突然像堵了一个什么东西,难受得喘不过气,喝了口水顺顺气然后继续往下写。

‘不怪那吻痕还没积累成茧’

[Austin的脖颈是极好看的,又细又白,甚至连喉结都十分精致。Justin总会在看的出神后埋头在他脖颈上,特别是喉结,印下一点一点淡淡的粉红。]

Justin回忆着几年前那些甜蜜的往事,有些酸涩的勾了勾嘴角。毕竟朱正廷的脖颈再好看,现在他也没有在上面印下吻痕的权利了。

‘拥抱着冬眠也没能羽化再成仙’

[那个城市的冬天不下雪,但是又干又冷。夜晚的时候他们总喜欢相拥着入眠,朱正廷会缩成一团被子里抱在怀里,自己一低头就能看见他可爱的发旋。如果那样,窗外再寒冷,这不大的房间里总是有一丝暖意。]

那又怎样呢?黄明昊心想。这个城市的冬天过了几年也依旧寒冷,但是再没有一个人能与他夜里相拥着取暖。他现在被迫习惯了深夜时的孤独,又怎么还能去接受另一个人带来的温暖?

‘不怪这一段情没能反复再排练’

排练是不可能了。毕竟黄明昊一生大概就只有一次那么爱一个人,爱得撕心裂肺。他那时候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哪知道什么细水长流,他只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带他走遍世界,看他笑容和泛红的双面。他怎么能想到,就是因为他的年少轻狂,他曾经爱得那么真真切切的这一段情就这么潦草地结束了。

‘是岁月宽容恩赐  反悔的时间’

[岁月自然是残酷的,但是Justin起先不那么认为。他认为是他的青春岁月将Austin带给他,是岁月协助他将这段感情成就,他认为岁月是极其美好的。可后来他们分开了,Justin才发现众人而云都是对的——岁月向来是残酷,它是将爱情给了他,也确实是它将一份感情再次抽离。岁月没能在Justin年少时的冲动后给他反悔的时间,但让这感情反悔了。]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是否还能红着脸’

[如果他们能再见,那么再见时Justin必然不会红了眼眶。但他怎么还能红着脸?他们之间的感情经岁月磨合,大概只剩下那些泛黄的回忆了吧。他欠朱正廷一句对不起,所以再见时会不会只留下难堪?]

‘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 那样美丽的谣言’

[类似于永远一起这样美丽的谣言,他们之间还说过许多。可再美丽也只是谣言。永远在一起肯定是不可能了,他们现在也不过是与那些青涩的初恋一样,两人天各一方了罢。]

是啊,爱的再久又怎样,曾经爱的再深又怎样?现在“朱正廷”这三个曾经刻入他骨髓的字,现在也不是从他一点点成长坚硬的骨头里剔除了?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过去,过去当然值得眷恋,只是不再可能冰释前嫌而已

黄明昊想。

过去的每一天,他们的每一次对视,每一个夜晚窗前的相拥,都被他深深眷恋着。

但是又怎样呢?他们已经分开了。

是他的年少轻狂纵使他们分道扬镳,他又有什么资格,有什么勇气,去试图冰释前嫌?

‘谁甘心就这样  彼此无挂也无牵

我们要互相亏欠  要不然凭何怀缅’

我们是互相亏欠的。
黄明昊看了看窗前渐渐暗淡下去的红日
我欠他平淡而细水长流的爱情,欠他身为爱人的安分守己,欠他一些安全感,我欠他一个承诺后的实现。

就算互相亏欠又怎样呢?我依旧不知以什么身份去怀缅过去的我们。

所以每次脑海中闪现他的模样总是会有一刹那不知所措。

钢笔的墨水用尽,黄明昊看着写出来的文字也可以收尾了,便盖紧了笔盖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好了,然后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耳机里的歌声还在继续

黄明昊听着,嘴角带着点似笑非笑的弧度

青春是真的,年少是真的,死心塌地的爱也是真的,只是这些现在都不复存在了罢

他想。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