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ISE.

他该有最灿烂日出,拥你于深谷。

终于回来辽!
想你们啦
每个都好想哦💞

💞💞🌕🌕🌕
大家中秋快乐♡

你太温柔
温柔得令人心疼啊。











我的宝贝怎么能成为公司压迫的赚钱工具。

因为爱他们。

如果真心讨厌某种人对自己或自己喜欢的人做出的行为,就不要以反击之名来做出同样的行为去攻击他人了。

(没别的意思,不赞同就当作咩看到好了)

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问她也只是几句话草草带过,但是我听说有人欺负我宝贝,我自然不能让她平白无故被人诬陷。

和桃子认识的不算久但是也有几个月了,我能肯定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桃子年纪不大,性格开朗可爱也很单纯,对谁都是敞开心扉的好,喜欢或是不喜欢从来都不遮遮掩掩,虽然有时候会皮会淘气但从来不会过分。大家其实都关系很好,从来不存在蹭热度这类说法。我真的没想到会有人想到去利用她这样子好的性格来胡编乱造,竟然说她是蹭热度。

桃子她对喜欢的老师从来都是真真切切,她真心喜爱这些男孩,真心喜爱这些CP,也真心喜爱这些老师。

然而这些喜欢却被人拿去胡编乱造。

她一直都很好也用不着你们评判,桃子从来都是桃子。

跨世纪收快递的来表白您了 @MERCY ZIEGLER
呜呜呜呜我爱全能神仙橘!
你超棒!!吹你一辈子!!
太精致了叭超走心的,会用心保留着的!
最后依然是暴风表白
呜呜呜我爱齐老师!

翻Lof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100f了!!

真的很开心啊,被人喜欢的感觉(╥ω╥`) 
100这个数字对于我这样的小透明来说真的很大了,谢谢你们愿意喜欢这么懒这么平凡这么一般的我,每一份喜欢都在我心里珍藏了♡

幸好我有搞偶,有喜欢上这些努力发光的少年,才会遇见这么可爱的你们www
在这个圈子里认识了许多超温柔超可爱的太太,我超爱你们!

我真的不太会说这样子的话叭……
总之我爱你们!

你怎么那么可爱_(:з」∠)_

深海蜜桃🍑:

啊呀我的老师都有cp啦,果橘奶油脆冰都超甜的!!!
一直吃狗粮的我也终于有一个cp啦!!!
最喜欢我们水水@阿水水啊!!!
特关置顶情头都给你!!!
以后请叫我们水蜜桃!!!
水蜜桃🔒啦,🔑我吞啦。

水星记

-BGM-《水星记》

-贾正-

-一首歌一个脑洞-

-xxj文笔打扰了-

—————————————————
『这瞬眼的光景  æœ€äº²å¯†çš„距离。』

『沿着你皮肤纹理   走过曲折的手臂。』

聚光灯影与台下各色应援灯牌的光影斑驳交织,亮光照射在每个人身上,有些刺眼也有些混淆视线。尖叫声混着一声声名字,分贝大得试图掩盖过音乐声和台上人通过麦克风的电流说的话。

他站在舞台边上,把手举过头顶摇着,笑着和台下的粉丝招手。台下的尖叫声又大了一些,我听见有些女孩子扯着嗓子喊他名字“朱正廷”,甚至破了音。他笑得更开心了,眼睛弯成两道弧线,笑容灿烂得像夏天的炎炎烈日,让人看了脸都热得有些涨红。鲜红的双唇像熟透的樱桃一样,晶莹剔透,让人想凑过去咬一口,尝尝到底有没有看上去那么甜。

我站在他身边。我也听见有人在喊着我的名字,也有因我而响起的尖叫声,可是我只顾着看他了,看他因为众人的喜爱而笑得弯起眼睛的美好模样。他没有举起来的另一只手松松垮垮地放在腰侧,跟着他的动作轻微摇晃。冰凉的皮肤蹭到我的手臂,一下又离开,让人想一把抓住然后顺着往下牵起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我是这么想的,也那么做了。

他终于肯将目光从台下移到我身上,他看着我,依旧是那样笑着,只是嘴角的弧度可能又深了些。我总是和他这样牵手,不管是走路亦或是睡觉,甚至像现在这样,在舞台上都要和他牵着手。

他也每次都只是这样看着我笑,他映着我影子的眼里不是我想要看见的对爱人的心欢,只是那样千篇一律,他对着任何一个比他小的团员都会露出的,对弟弟的宠爱罢了。再特殊一点,我也只是他最喜欢的,关系最好的,竹马弟弟。

我爱他,我爱朱正廷。

但我只是他最亲密的弟弟而已。

像是只能在固定轨道上围着太阳转的,既最亲密又最疏远的水星那样。

我也冲他弯了弯嘴角,还将头稍稍歪向一边,尽力演绎出一个他眼中的弟弟的模样来。台下的粉丝好像因为我的这个动作又沸腾起来,但我没去注意,只感觉到他一只手指轻轻动了动,两人相握在一起的手里出了些汗,他掌心终于有些温热。

我希望时间定格在刚刚的一瞬间,这样我就可以在心里自私的擅自宣布他只属于我了,像那些牵着手走过大教堂中间长长的地毯的那些人一样。但是我知道这不可能的,总会有不管谁,不管什么事情来打破我自作多情的愿望。

范丞丞从一旁过来,他咧着嘴冲我笑了一下,然后开玩笑地拍了一下朱正廷的肩膀,朱正廷瞪大了眼睛转过头去看他,在松开我的手去追着要打他之前又看了我一眼。

我的那只刚刚被人放开的手突然显得很多余,只能装作毫不在意地背到身后。我一个人站在这儿,身旁少了个他,即使台下满是热情的粉丝,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朝两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朱正廷已经抓住了范丞丞的手臂往他背上打,不过碍于这是在台上,他打了一巴掌就松手了。

我把视线收回来,看着台下的粉丝,才想起来刚刚把视线全放在朱正廷身上了,没能跟他们打个招呼。我又露出一个笑,不是那种像飞机上乘务员那样得体的微笑,也不是像朱正廷那样灿烂,只是露出一点点牙,嘴角的弧度也是一点点的奶里奶气的小朋友一样的笑。台下的粉丝们因为我而尖叫起来,我弯了弯眼睛,嘴角的弧度咧得大了些,心里是不是真的开心连自己都有点不太清楚。

结束了行程,离开闪烁着刺眼灯光的舞台,耳边突然清净还有些不习惯。天都已经蒙蒙亮了,我们又整夜没休息。

朱正廷一定累的不行了,我们坐车回宿舍,他坐在我旁边,靠着窗,路边还没暗下来的路灯照在他白的近乎透明的皮肤上面。他戴着白色的耳机,可能在放音乐。他闭着眼睛,那双含着清澈的星星一样的光的瞳孔被掩起来,浓密微翘的睫毛交叠在一起。他微嘟着嘴唇,还时不时嘟嘟囔囔几声。

他真好看。

我可能不像那些优秀的粉丝一样能用什么优美的文字表述他的精致,用这世上各种美好的事物来比喻他,我只知道他很好看,而且在我心里最好看,是世界上任何美好都无法比较的好看。

朱正廷忽然往一边倒,头靠在我的肩上。幸好我刚才反应够快在他的头碰到我肩上的骨头之前用手挡住了,我不想让他会被敲到头,然后因为不舒服又醒来,没能好好休息。

说实在,我其实也很累,好不容易坐上车子了,想在到宿舍之前先休息一下。

可我还是等回去了再睡吧,万一睡着了头靠着他,压得他不舒服怎么办。我们平时都是头靠着头,他现在靠在我肩上,我要让他好好休息才行。

他现在睡得那么安静,靠在我身上,好像我的爱人一样,好像他也喜欢我一样。

不会的,他对着别人也一样温柔,也一样可以让人家的手搭在身上,给我买的零食,我不要的话,毫不犹豫地转身就可以笑着给另一个人。

只不过我们从小认识,是彼此除亲人外最亲密最了解对方的人,只不过我们总是有意无意住在同一个房间,只是这样而已。

『做个梦给你。』

   ã€Žåšä¸ªæ¢¦ç»™ä½ ã€‚』

车子停了,透过玻璃车窗看见我们单独一栋的宿舍。大家都迷迷糊糊地下了车,除了我和朱正廷。

他睡得很舒服,我不想吵醒他。

经纪人哥哥发现我们还在车里,从窗外探进头来,问我怎么还不下车。我将食指抵在唇上示意他安静一点,然后指了指靠在我身上睡得安稳的朱正廷。经纪人哥哥看向朱正廷,又放轻了声音叫我把他带下来回宿舍再睡,然后把探进来的头缩回去了。

我看了朱正廷一眼,他仍靠在我肩上,甚至把手臂伸上来搂住我的脖子。我小心翼翼地揽住他的腰,一边把他抱起来一边挪到车门口,怕动作太大他醒了,我犹犹豫豫着没有下车。

范丞丞可能不经意间看到我和朱正廷,从房子里穿着拖鞋跑出来到我旁边,“Justin,把正廷先给我吧,我送他回房间,你好下车。”

我先只是看着他,没有回答也没有动作。我当然知道他心里没什么多余的心思,真的只是想帮忙而已。

心里再不乐意也还是把怀里人小心地伸过去,范丞丞俯下身子抱住他,他就立刻离开了我黏黏糊糊地靠在范丞丞身上。

都没什么两样嘛,只是换了个人而已。

怀里没了个人,身上是轻松点了,随随便便下了车,但是心里是说不出的五味杂陈和沉重。

怎么会是吃醋呢,我没有资格吃醋的啊。

我慢悠悠地进了屋,看见范丞丞抱着朱正廷进到房间里的背影,很快错开了眼神。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ä¹Ÿç­‰ç€å’Œä½ ç›¸é‡ã€‚』

『环游的行星  æ€Žä¹ˆå¯ä»¥  æ‹¥æœ‰ä½ ã€‚』

-END-